沙龙365国际娱乐

他让柏油路减厚1厘米寿命却成倍延长

他让柏油路减厚1厘米寿命却成倍延长

记天津市亨益晟泰筑路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杨志伟

如果现在的路面“薄”了1厘米会怎么样?肯定有人担心路面不实或是易损。相反,北辰区一家公司联合多所大学和科研单位研发新材料新技术,使柏油路外层厚度由原来的4厘米减少为3厘米,不仅有效减少物料成本,降低生态环境影响,还使道路寿命成倍延长。单是天津静海区那条通往全运场馆的道路,前期投入资金就减少了150万元。

30岁拿下首批国家一级建造师

这家公司名叫天津市亨益晟泰筑路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企业创始人名叫杨志伟。1983年,他考入河北工业大学土建系道桥专业就读,1987年毕业后分配到天津市市政工程局,在第一市政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做施工员、技术员等基层工作。在那个年代,大学本科生几乎是掰着指头都数得过来的,他本可以进入机关工作,但偏偏要求去一线、去基层。他说,那个时候,一门心思想把书本上的东西活学活用,和工作相结合。

刚深入一线工作,就摊上大事儿了。他所在的公司和日本一家优质企业组成联合体,拿下了京津塘高速公路一个标段,并于90年初进驻由杨村郑楼到北京方向7.1公里这一标段,包括普通路面、互通立交等。这既是中国第一条用世界银行贷款建设的高速公路,又是迎接北京亚运会的重要道路,建设要求在当时是最高的。刚走出校门就能参加如此高标准、高质量的工程,特别是可以和日本这家经验丰富、技术装备先进的专业公司共同工作、学习,他心里激动极了。约10个月的施工期,他天天吃住在工地,跟日本企业和国内优秀专家学习。让他感触最深的是,当时国内修的几乎都是国道、省道,没有高等级公路,从施工组织、工艺技术、质量管理等方面,都无法和眼前的工程相比。他白天一头扎入工地,晚上回到工地宿舍复盘、翻笔记、钻研图纸。10个月的风吹日晒,让他学到了更多技能,也有了人生另一个好机遇。

1990年后,他被公司安排到“道路一工区技术股”任股长,从事技术管理工作,并参与外环线维修养护,京津唐二期工程(郑楼到塘沽方向)等项目。1990年末,受公司和原天津市建委委派到天津大学管理系脱产培训,后调入机关,由技术管理工作转为经营管理工作,负责编写标书、预算等招投标工作。

1993年1月,原国家建设部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一级项目经理培训班,从国内一些城市抽调30名学员,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深造,学习工程管理,并深入新加坡实体施工企业学习。当时,天津市被分配了3个名额,他是其中1名。为期1年半的学习后,原建设部施工管理司宣布,首批学习的30人为中国第一批国家一级项目经理(现国家一级建造师)。

人生的两桶金

杨志伟说,曾有新加坡企业高薪聘请他留在当地,但他婉言拒绝,一心回到祖国,回报企业回报国家。那年,他只有30岁。

或许是大学毕业之后的路太顺了,回国后他被分配的工作并不顺利。

后因种种原因,他来到天津市房管局下属的房屋建筑装饰公司工作。从业10多年赚到人生第一桶金,在很多人看来,他的人生很完美。但杨志伟内心更喜欢老本行。

在他看来,国内经济持续增长,各地对基础建设投入越来越大,修桥筑路的市场前景很广阔。2007年,他决定离开铁饭碗,当年注资200万成立了现在的公司。当时该公司主要生产传统筑路材料。

中学课本中,洛克菲勒通过将焊接机39滴工艺改进为38滴,给企业带来数亿美元经济效益,并最终成为石油大亨的故事告诉人们,凡事只要认真,小人物能做出大事业。杨志伟就是这种认真的人。

从业后他逐渐发现,城市柏油路面差不多两三年,表层就会出现小坑,若不及时维修,小坑会逐渐变大,最终形成深坑。一般来说,城市等级道路的结构层为2层,2层总厚度为10厘米,高等级道路为3层,总厚度为18厘米。按照设计理论和工艺,2层或3层均分别施工,彼此通过粘层油粘合在一起,共同抵抗车辆荷载的冲击。传统工艺中的粘层油是乳化沥青。但事实上,每层之间的粘结力不足,导致路面“抗剪能力”不足,每一层几乎都是“单打独斗”抗破坏状态,往往是最上面一层先抗击冲击,破损后第二层裸露在外……因此,一般路面3年左右就要进行养护维修。

此外,还有一种由水泥混凝土路面改为沥青混凝土路面、被业内成为“白改黑”施工工程,因两层无法有效粘合到一起,传统改造工艺要求必须将水泥路面清理,再重新按照沥青路面工艺施工,成本高,且周期长、寿命短。

在他看来,传统筑路产品有一些缺陷,对工程施工和质量,乃至道路桥梁寿命都有一定影响。能不能改变粘层油的粘合力,从而提高道路抗剪能力呢?他开始思考和解决行业痛点。2012年,一次偶然机会,他和西安交大一位教授的研发团队接洽,了解这位教授有一种粘合剂专利技术--自乳化水性环氧树脂(简称“水环氧”),便斥巨资将专利买下。

那一笔钱对于刚刚创业5年的小企业来说可谓天文数字,当时,无论是家人、亲朋好友,还是业内人士,都劝他考虑考虑。杨志伟觉得,既然传统工艺有痛点,如果能够将实验室技术市场化,解决行业痛点,不仅企业可以盈利,也可以为社会创造价值。

2012年5月签订合同后,他开始将这项技术搬到工厂。这位教授的技术专利是“水环氧”,但仅仅是实验室专利,距离产业化还有相当长的距离。施工过程需要将水环氧和固化剂混合,才能有效发挥粘合作用,而水环氧和固化剂的比例到底是多少,谁也没有底。杨志伟自掏腰包,招聘高级技术人员在厂里搞起了试验,经过几百次试验,终于找到了最佳配比方案。

虽然有了新的科研产品、新技术,但现实是残酷的,谁也不会轻易相信,一个小的民营企业能够解决行业痛点,特别是他的产品比传统产品价格略高。无数次软磨硬泡和碰钉子后,他终于找到机会—勤俭桥路面(局部)试验工程。后通过现场采集比对,新材料修筑路面比传统材料修筑路面的技术指标提升3倍,造价只提高不到20-30%。这并不算节省的养护成本。事实上,5年多,近万平方米的试验路面至今没有破损。

市场在一点点打开。

北辰区双青新家园是杨志伟公司研发的新技术、新材料应用面积最大的案例之一。他回忆说,甲方当时也冒了很大的风险,毕竟新材料效果如何,没有先例可循。不过,杨志伟的新技术新产品质量让甲方吃了定心丸——项目甲方2018年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亨益晟泰在该项目道路工程中提供的用于沥青硂中面层与表层之间的高粘结力环氧乳化沥青粘层油产品,与传统粘层油比较,抗剪力、粘结力大幅提升,使沥青硂上下层之间形成完整体,经现场钻芯取样、测试结果证明,该产品粘结强度远远高于普通改性乳化沥青粘层油。3年来,路面经受着各种轻重型车辆频繁碾压,至今未出现路面破损等常见病害,实现项目后期养护零投入。

按照行业惯例,道路施工3年左右进入养护期,最表层人机材施工费等养护成本总计60元/平方米。今年已经进入第4个年头,项目后期养护费依然是“0”。杨志伟透露,有了这样的案例,双青新家园二期工程也有望如期进行。

去过位于静海区团泊新城方向健康产业园区的市民可能会对那条笔直宽阔的大道有深刻印象。全运会前夕,杨志伟公司拿下标的,对10万平方米的路面进行养护,按照工程原计划工艺,道路表面将加铺4厘米厚的沥青混凝土,后采用杨志伟公司材料和方案,路面厚度降为3厘米,单是这一项,工程造价就节约150万元人民币,这还不算按照传统工艺施工需要产生的铣刨等环节,亦没有计算时间成本。

项目甲方、天津城建滨海路桥有限公司项目的负责人对杨志伟公司材料大加赞许,并称其解决了“大问题”。

小公司的环保大账

杨志伟说,经过五六年的探索和试验,一系列新技术新产品相继问世投入使用,他的公司也开始向科技研发企业转型,以生产筑路材料为主,并提供施工工艺指导。

除了原有的专利之外,这些年,该公司还加大和河北工业大学、重庆交大、长安大学等高校的合作,并与天津交通科学研究院对创新产品、材料等进行联合研究,市政设计院的一些专家也加入到他们的研发团队中来,从而形成产、学、研一体模式。该公司在天津市科委、天津市交委已完成两项科研成果鉴定。目前持有国家专利局授权的发明专利两项,实用新型专利九项。并有两项发明专利、两项实用新型专利正在受理中。公司目前已获得“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天津市科技型企业”等称号。

他们的核心技术和产品,受到了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委员会的高度重视。2018年9月,该委员会颁布了“路用高粘结力环氧乳化沥青技术要求”和“路用水性环氧改性乳化沥青防水涂料技术要求”两项《天津市地方标准》,并于同年10月25日实施。杨志伟说,这两个《标准》为新材料在工程中的施工、采购等环节提供了重要支撑。

2018年12月杨志伟所在公司研发的“高粘结力环氧乳化沥青”被天津市科学技术局授予了《天津市重点新产品》称号。

有人说,新技术的市场前景广阔,杨志伟公司的新材料要“赚钱了”,但杨志伟的心思却不都在这儿。他算了这么一笔账,沥青混凝土由石料和沥青两部分原料,经过高温加热、除尘、拌和等环节生产而成,再经运输、摊铺、碾压等工艺成型。按照传统工艺,表面层厚度为4厘米,使用他们水环氧乳化沥青产品作为粘合剂,表层厚度只需3厘米,减少这1厘米的连锁效应是:石料用量减少了,矿山石料开采量减少了、矿料破碎过程中污染物对环境影响减少了,开采山体绿色植被损毁减少了;沥青用量减少了,不可再生的石油原料消耗少了、石油炼制过程中各工艺对环境污染降低了、能源消耗降低、工艺流程中排放有害物质减少、有毒作业量减少了……这是一笔庞大的环保帐。

杨志伟说,这些年国家和地方都给民营企业发展创造了好条件、颁布实施了好政策,作为民营企业,该为社会发展出一份力,为保护生态环境出一份力。

关键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冷媚
专题 更多>>